熱搜 : 藝述中國 中國文化藝術 中國藝術 中國文化
主頁 > 資訊 > 觀點 > 正文

鄭工:油畫寫意——風格、形態或精神

藝述中國 www.yvugws.live??時間: 2016-10-18 12:59??來源: 中國美術家協會??作者: 鄭工

您已經瀏覽完所有圖片

鄭工:油畫寫意——風格、形態或精神



(一)
       有人說:“寫意不是風格,而是一種形態。”有人說:“寫意不是形態,而是一種精神。”其實,人說寫意各有所指,各有道理,尤其在中國油畫這一問題上,說到寫意,總有一個上下文關系,在特定的語境里,你會明白其所蘊含的意義。若將“寫意”作為一個特定的概念提出,那么,我們就要考慮其意義的共通性,如何為其定義。劉驍純說:“寫意在本質上是個性的”[1],正是從繪畫主體出發,以為寫意的意指不在對象的客觀世界,而在于人的自我心境,在于個體立場與自我規范。他不說風格而說人,可布封(George-Louis Leclercde Buffon,1707-1788年)說“風格即人”[2],其文章筆法能恰如其分地表達人格規范,猶如人之“風骨”。于是,我們是否想到,從寫意出發論其藝術,由此產生的所有評價均應回到人的問題上,比如創作意念中的合目的性問題,藝術表現中的合規律性問題,以及形式結構中的協調性問題,均見之于人的意志。故“夫微妙意志之言,上知之所難也。”[3]然意志又是一種落實了的心理狀態,無論其動機還是所選擇的方法與媒介,在行為的整個過程中都有意志的參與,控制與協調人的行動。
       但這一“人”的概念肯定不是自然人,而是處于社會關系中的文化人,由某一文化所塑造的人,與自然的人性有關,與個別的人性也有關。自然、社會、個體,這三層關系在人的問題上混合交織在一起,我們只能在理論上加以區別。當我們的話語越靠近人的個體,其文化的差異性就不斷地被釋放出來,我們眼前的世界也就越豐富多彩;當我們的話語越接近人的自然性,其文化的共通性就不斷地顯露出來,不同族群之間的文化對話也就越容易進行,溝通也成為現實。我們談文化,談不同文化中的人,談藝術,談人的意志與個性,實際上都在不斷地移動這一話語砝碼,使其定位在某一點上。用中國古代的概念,就是“權”——權衡或權重,也可視其為權變。話語的闡釋與開放度都不一樣了。所以,我們不能離開人的主體談寫意。可作為一種藝術形態,劉驍純將寫意置入藝術史的發展過程中,看到其如何從寫實形態中分化出來。他沒有受中西文化的局限,看到了共通性,并指出其歷史之變的時間差,即宋代中國與19世紀中葉的歐洲;他也沒有受材料媒介的局限,如繪畫媒材與雕塑媒材,而注重形態上人的審美感受的共通性,與手法、風格有一定的關系,如“刪繁就簡”“筆墨暈章”“離形得似”,卻沒有將某種手法或風格固化,不形成絕對的關聯。至于他說“寫意本質上是個性的”,我以為就超越了單純的形態學論述,而進入與歷史發展相關的現代性論述。他講形態的歷史性“分化”,強調創作中的“個性”,無不在說明“自由與民主”的現代意識,并直接指向一個“新的”世界體系,一個將個體的生存與奮斗納入其中的新時代的出現。最讓人關注的是,他將“寫意”納入對現代性的分析模式,以此討論現代性起源。如中國宋代,“寫意”與文人畫、僧人畫、水墨畫在這一歷史節點上的各種關系,一一進入他的視野。
 
 
        如此這般,寫意似乎又與手法、媒介、風格發生關系了。說到文人畫緣起,必然談到唐代的王維,其“一變勾斫之法”。[4]當然,我們也可以說王維以詩入畫,以詩境開拓畫境,詩畫相宜,更何況他還參禪悟理,學莊信道,工于音律,這些在思想與精神上對繪畫的轉型均有助益,但根本之處還在筆法。所謂“寫”之本義,就在筆法、筆道、筆性,這是中國畫形式之本體。晚唐張彥遠說“書畫同體”,[5]用意亦在于此。雖然他還說:“意存筆先”,[6]但此“意”并不等于作品形式所負載的內容,不是19世紀中葉之前歐洲美學所表述的形式與內容之二元關系。
         中國畫所談之“意”,是由用筆本身所生發出來的一種臆想或意象,是對筆的精神補充,與人的氣息、氣脈相連。故張彥遠又言“畫盡意在”“雖筆不周而意周也。”[7]北宋蘇軾也說:“筆略到而意已俱”;[8]至清代的惲壽平還說:“于筆墨不到處觀古人用心”。[9]用心,即用意,心意相通。此處接近于19世紀后半葉西方形式主義美學觀,但也不能完全等同,因為那“有意味的形式”,其意味在形式本身,而形式自產生之后便獨立自在了,形式與質料(form and hyle)一起構成其本體性的存在。這在20世紀西方現代主義藝術運動中,成為其理論的支撐點,不僅是形式美學,也見之于材料美學,乃至影響到后現代藝術中的視覺觀看與呈現,其角度或曰文化立場與中國不同。中國書畫中的“形意”論,若依據于筆線、筆道,或直接稱其“筆墨”,其物質性的因素是被不斷忽略的,其精神性的因素是被不斷放大的。故其筆墨形意,在審美上注重的是人的心理作用與精神品質,所謂意象森森,所謂氣象萬千,所謂意氣風發,莫不如是。蘇軾說:“觀士人畫如閱天下馬,取其意氣所到。”[10]說的是同樣道理。這是中國書畫筆墨的形式主義路線,或者叫做“形意模式”,其“形”不是指與物相關的外部形象,而是與用筆有關的內在形式。在這一點上,書與畫不同。書法,尤其是狂草之書,可以將用筆之形式推向極致,可以抽象化,建立新的形式秩序;但繪畫之用筆,雖也引書入畫,只在形意,如蘇軾《枯木瘦石圖》,梁楷的《潑墨仙人圖》與《李白行吟圖》,或米氏云山,都沒有將繪畫筆線或筆道引向純粹的抽象形態。元代的趙孟頫沒有,明代也沒有,無論董其昌的山水還是徐渭的花鳥,無論那些畫家如何講究書法用筆或如何恣情任性,筆下的物象依然存在。究其因,我以為是人的繪畫意識在起作用,形意中的“意”在制約著用筆,其形式的純化也被限定在一定的范圍內,從而牽引出“意象”與“意境”。若言“意象”,則重點在“象”,注重的是由“意”所規定的“象”之品性;若言“意境”,則重點在“境”,注重的亦是由“意”所規定的“境”之品位。無論“象”或者“境”,都是主體觀照的對象,只有“寫意”立足于主體自身,反觀自身,自修于身。
 
(三)
 
        就中國當代寫意油畫發展的狀況而言,并沒有突破形式對質料的限制,讓質料自行出場,而是“神遇而跡化”,在形式與質料所構成的各種關系尋求各自的解決方案,讓精神感化并溝通形式。在語言形態上,“筆觸”與“痕跡”這兩個概念較為凸顯。回溯西方藝術史中,這一現象可在19世紀下半葉印象派繪畫之后至20世紀的抽象表現主義繪畫中尋得印證,而在中國藝術史中,卻能從宋元以來的水墨畫一路貫通。在畫論上,可前溯南朝之宗炳,如“夫以應目會心為理者,類之成巧,則目亦同應,心亦俱會。應會感神,神超理得。雖復虛求幽巖,何以加焉?又神本亡端,棲形感類,理入影跡。誠能妙寫,亦誠盡矣。”[11]也包括謝赫“六法”中的“氣韻生動”與“骨法用筆”;[12]在思想根源上,可追溯春秋時之老莊。一如道與物的關系,老子曰:“惟恍惟惚” (《道德經》第21章),不自見,不自是;莊子曰:“旁礡萬物以為一”(《逍遙游》),承上德,廣被四方。二如心與物的關系,老子曰:“滌除玄鑒”(《道德經》第10章),明白四達;莊子曰:“心齋”“坐忘”,或“靜而圣,動而王,無為也而尊,樸素而天下莫能與之爭美。”(《莊子?天道》)引述這些文獻的目的,意在將我們的視線從宋元穿越漢唐,直接與先秦的老莊思想相聯系,梳理出繪畫中“寫意”一脈的歷史淵源,進而想到一個問題,即為什么在20世紀上半葉中國繪畫的現代變革所抬舉的傳統是漢唐美術,且冠之以“寫實”之名,而在打倒“王畫”的背后,難道僅僅是“陳陳相因”“因循守舊”的問題么?不是的,這是一個系統性的處理,也可以看成文化的清理,即將文人畫以及中國的“寫意”精神一同擱置了,以為那是主觀唯心之論,不符合科學的唯物主義,以此阻斷與西方現代主義美術思潮的聯系,阻斷人的個體性以及其所闡發的自由精神。尤其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后,“表現”與“抽象”的藝術觀一度屏蔽,形式主義美學遭到政治的批判,同樣在“破舊立新”的現代話語中,我們對現代性的理解出現了偏差,對傳統的認識也被扭曲了。中國畫被改造,筆墨問題首當其沖,個性被限制在藝術手法或風格的范疇內,“寫意”也就成了“意筆”,與“工筆”相對。“逸氣”是不能談的,“逸格”是被批的。但那時的中國油畫,卻在民族化的思潮中使“寫意”獲得一個生存的空間,盡管也是被限制在形式語言的范疇內,可畢竟通過“寫意”,我們能夠觸摸到傳統文化中的人文精神。上世紀二三十年代,有一批留洋的油畫家回國后這么做了;五六十年代,有一批留蘇的油畫家也這么做了,包括馬克西莫夫油訓班以及羅工柳主持的油畫研究班,其教學思想以及學員們的畢業創作,都存在明顯的民族文化意識與中國作派。畫家的個體性,一旦被融入到民族的集群文化中便合法化了,但“寫意”再沒有高調地存在。
 
(四)
 
         寫意,這一概念最富有中國表情。進入21世紀,中國有一批油畫家們為何在各種思潮的沖撞中重提“寫意”,并在面對物象的寫生活動中持續探索了十多年,其當下性意義何在?我以為最重要的是對抗當今畫壇流行的圖像與觀念,試圖重新喚醒人心,張揚人的個性存在的價值,同時又對個性的養成提出要求,將形式納入繪畫本體的討論中。
         這幾年,有關“書寫性”的問題在中國繪畫界成為一個熱門話題,甚至有人說“書寫性”是中國當代繪畫藝術轉換的核心,“離開了書寫性,就沒有中國文化的創造性活力。”[13]可見,在當代藝術環境中,“書寫性”就不單純是毛筆的筆性以及相關的筆墨問題。或者,更簡單些,書法用筆已不再是“書寫性”的核心問題,只有創作主體的心氣與意念,即“用志不分,乃凝于神”(《莊子?達生》),才是我們詢問書寫性的根本。凝神,不是凝視也不是凝聽,與視、聽感覺器官似乎切斷聯系(如“視而不見”“聽而不聞”),只與內在的心氣、意念相關,而這一切又通過身體傳達到手,由手及筆,最后集中于毫端。所以,中國畫家講究手性、筆性,也談紙的性能,其感覺都在這幾方面串通,且個體感覺的特殊性尤為突出。為什么中國文人畫家一再強調“胸有成竹”?并非其多么在意于外部的視覺形象,而僅僅將其作為先置條件,因為“胸有成竹”,畫時才可將注意力全部投放在筆墨上,才知道自己要表現什么,故可“落筆倏作變相”;[14]或“振筆直遂,以追其所見,如兔起鶻落,少縱則逝矣。”[15]近代齊白石也說“要寫生而后寫意,寫意而后復寫生,自能神形俱見,非偶然可得也。”[16]此意者何在?或此意者何解?我以為,此意是意圖,也是意志,目的明確,但有幻想的成分,既涉及具體事物及其表象,又形成一種反思性的判斷——“如果只有特殊被給予了,判斷力必須為此去尋求普遍,那么這種判斷力就是反思性的。”[17]反思判斷是審美判斷,是作為形式的感性判斷,而對形式的探求與人的知性又發生關聯。  
          關于抽象的形式意念(forms)與具體質料間的關系,席勒(Johann Christoph Friedrich von Schiller,1759-1805年)說的更明白,如“質料應該消失在形式中,物體應該消失在意象中,現實應該消失在形象顯現之中。”[18]以此獲得審美的真正自由。如果一百五十年后,席勒能再看看當代藝術界那些直接利用材料進行創作的現象,不知又作何言語。可自上世紀五十年代以來,我們對藝術問題的理解,多停留在黑格爾有關內容與形式的關系論述上,并受現實主義創作原則的影響,將各種技巧視為表現的工具和手段,形式不獨立,技巧和手法也不獨立,人的創作個性也難以獨立,模仿與再現依然是我們的創作法則。所以,重提“書寫性”的目的是破障,從技巧與手法的獨立,尋得形式的獨立,尋回自我的存在。舉個極端的例子,如邱志杰的行為藝術《重復書寫一千遍<蘭亭序>》,前后花了五年時間,形式、內容與結果都不是他關注的,他注意的只是書寫的過程,如何把握自我的心氣與意念。或許這是中國式的解讀,其中可能也存有德里達(Jacques Derrida,1930-2004年)的書寫觀念。或者,我們也可將其視為“書寫性”的宣言,因為他將書寫作為創作的核心理念,對書寫這一現象進行直觀的把握,在蹤跡的問題上思考內驅力以及寫出來的重量。
         對寫意油畫而言,強調“書寫性”最大的作用就是激發自我意識,但沒有放棄對象世界,而是強化藝術的個性,也沒有讓感性的形式完全蒸發,而陷入空洞的概念游戲。其最重要的特征,是讓抽象的形式出場,實現現代主義的形式轉向。書寫,意味著主體的在場,現場感十分重要,這就是當代中國的寫意油畫者們為什么熱衷“寫生”的原因。他們是讓現實的存在于臨場狀態中敞開,同時也讓自我的意識敞開,看到那些看不到的東西,因為他釋放了形式對事物的壓抑。書寫是流動的,也是開放的,有著許多不確定性,包括方向上的不確定性。
 
(五)
 
         范迪安認為,“寫意油畫”的本質支撐和內在學術理想是“寫意精神”,也因此展現具有東方文化屬性的語言特征。[19]戴士和也說:“寫意既是指一種畫法,也是指一種精神。”[20]他認為那是更高的境界,含有人格的力量,不是一般的生動能及。何以為精神?一般指人的意識、思維活動和心理狀態。在生理學上,精神指的是“精氣”和“元神”,是生物體腦組織所釋放的暗能量;在哲學上,精神指的是過去事和物的記錄及此記錄的重演。回到“寫意”問題上,把握“精神”對于一個族群的文化傳承至關重要,對于一個創作個體的生命體現也至關重要。當代中國的寫意油畫,就肩負著這雙重使命,一方面在全球化的語境中,以外來媒材激活傳統精神,在語言層面上實現跨文化的交流;另一方面在個體性的藝術實踐中尋求人的生命的普適意義,在公共性問題上將差異化再次推向前臺。
         主體性與差異化都是現代主義運動的流行話語,而公共性缺失又被人視為當代藝術的危機。那么,強調主體建構的寫意精神在當代公共文化建設中是否具有消解作用?關于這一問題,金觀濤與司徒立有一對話。金觀濤認為這是由于畫家的主體意識過于強烈的結果,其涉及到個體偏好與“任意性”問題,也涉及到價值共享與個人消遣的矛盾沖突;而司徒立認為“公共性的喪失源于繪畫中蘊含主體意識性質的變化”,[21]如歐洲新古典主義、浪漫主義或寫實主義繪畫,都存在公共主體性,表現為一種“公有現實”,尤其是寫實主義繪畫同樣存在強烈的“主觀建構”,只是其“公有現實”的取向不同罷了。他認為現代藝術與古典繪畫最大的差別,是其主體性“更豐富細致”,社會性主題退出畫面,社會化的“公有現實”不復存有。由于個別的主體性極度擴張,個體與社會間的心靈溝通出現了障礙,強調多元的當代藝術被多元的價值沖突和疏離所摧毀。但是,對于畫家而言,他們都有各自的體驗,尋求共相毫無意義,講究寫意或表現的畫家尤其如此。可作品的感人之處及有效性如何體現?就在于其表現的意識,即“意”之所在,由“意”所建立的公共性。“意”對畫之主體具有聚合作用,能產生共鳴或共振,這些都在形式意蘊中產生,與內容無關,或者說與“公有現實”無關。本質上個人化的主體精神是否具有公共性,與個人所處的文化環境密切相關,與他所屬的社會文化建設密切相關,因為那是接納主體的價值構架。主體精神與意義表達,是相輔相成的,在主體的意識中,意義是在人的想象中不斷參與到繪畫過程中,并超越于畫面而煥發出來,而能夠被闡釋的,還是在文化、民族性及社會關注等公共性方面。
         因此,對寫意油畫的個體性詢問,有兩個問題應該引起我們的警惕,一是在多元文化結構中出現的個體性平庸;二是在公共性建構中隱含著重建個體理性與政治秩序的企圖。前者直接削弱多元化,后者直接消耗個體性。而真正領會了“寫意”精神,以境界提升人格,以修持養成品性,同時將自我置入民族文化的歷史,消解當代性與傳統的對立,并以人為基點,在公共領域建立一個可以相互溝通的話語平臺。
        (作者: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副所長、研究員、博士生導師)

此文刊發于2016年第4期《藝術探索》
 
參考文獻:
1、劉驍純《寫意論》,《中國油畫》2014年第5期,第46頁。
2、[法]布封《論風格》,轉引自劉文立《布封及其名句“風格即人”》,《外國文學研究》1979年第1期,第28頁。
3、[戰國]商鞅《商君書》定分第二十六,石壘 譯注,北京:中華書局,2009年版。
4、[明]董其昌《容臺集》(下),杭州:西泠印社出版社,2012年版。
5、[唐]張彥遠《歷代名畫記》卷1,秦仲文,黃苗子點校,北京:人民美術出版社,1963年版,第1頁。
6、同注釋5,第23頁。原文為:“顧愷之之跡,緊勁聯綿,循環超忽,調格逸易,風趨電疾,意存筆先,畫盡意在,所以全神氣也。”
7、同注釋5,第24、25頁。原文為:“向所謂意存筆先,畫盡意在也。??顧、陸之神,不可見其盼際,筆跡周密也;張、吳之妙,筆才一二,象已生焉,離披點畫,時見缺落,此雖筆不周而意周也。”
8、[宋]蘇軾《東坡畫論》“跋趙云子畫”,王其和 校注,濟南:山東畫報出版社,2012年版。
9、[清]惲壽平《南田畫跋》,張曼華 點校、纂注,濟南:山東畫報出版社,2012年版。
10、同注釋8,“又跋漢杰畫山二則”。
11、[南朝?宋]宗炳《畫山水序》,張彥遠《歷代名畫記》卷6,秦仲文,黃苗子 點校,北京:人民美術出版社,1963年版,第131頁。
12、同注釋5,第13頁。
13、夏可君《“書寫性”十問》,《繪畫的書寫性——余像繪畫第二回展》“前言”,北京通州區宋莊當代藝術館,2011年7月17日。
14、[清]鄭燮《題畫<竹>》,《鄭板橋集詳注》,王錫榮 注,長春:吉林文史出版社,1986年版,第373頁。
15、[宋]蘇軾《文與可畫筼筜谷偃竹記》,《蘇軾文集》,孔凡禮 點校,北京:中華書局,1986年版,第365頁。
16、齊白石《魚樂圖》(又名《雛雞小魚圖》)題跋,原文為“善寫意者專言其神,工寫生者只重其形。要寫生而后寫意,寫意而后復寫生,自能形神俱見,非偶然可得也。白石山翁制並記。”又,“草野之貍,云天之鵝(鶴),水邊雛雞,其奈魚何。三百八十二甲子老萍又題。”原圖142?41.5厘米,1926年作,北京畫院美術館藏。
17、[德]康德《判斷力批判》,鄧曉芒譯,北京:人民出版社,2002年版,第14頁。
18、[德]席勒《論美》(又名《給克爾納的信》1793年2月28日),《秀美與尊嚴——席勒藝術和美學文集》,張玉能譯,北京;文化藝術出版社,1996年版,第77頁。
19、范迪安《文脈傳薪——2015年中國寫意油畫名家學派研究展?序》,《中國文化報?美術文化周刊》2015年9月27日第4版。
20、戴士和《常寫生更寫意》,《庫藝術》2013年第34期。
21、司徒奇、金觀濤《當代藝術危機與具象表現繪畫》,香港:中文大學出版社,1999年版,第9頁。

【聲明】①藝述中國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②凡藝述中國的原創文章,轉載時請 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“來源:藝述中國“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或將追究責任;③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藝述中國網的價值判斷。④如涉侵權稿件,請立即與藝述中國網聯系,我們將及時處理。

相關資訊

  • 劉海生:寫在電視欄目《逐夢》開播前
  • 致敬建國70周年系列微紀錄片《逐夢》在廣州啟動
  • “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”中國書協第七屆理事作品
  • 堅守真善——許蘭武書法作品在廣州展出
  • 著名書畫家張福銘應邀擔任全域影視傳媒藝術顧
  • 反藝術的藝術到底是什么樣的藝術
  • 在國際上當代玉雕并未成為中國品牌
  • 大衛·洛克菲勒: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的締造者
  • 張家界市成立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與保護促進會
  • 108萬人次的背后 是這座城市的文化品位
  • 英國國家美術館庚斯博羅《清晨散步》修復完畢
  • 哈爾濱海關繳獲107根猛犸象牙以及1噸多玉石原料
  • 羅森泰爾被任命為馬丁-格羅皮烏斯博物館館長
  • 古董蘋果電腦拍賣價可買北京一套房
  • 畢加索所雇電工被控竊匿271幅大師畫作獲兩年緩
  • 美媒看曾梵志:緣何在國際藝術界長盛不衰
  • 鮑勃·迪倫獲2016年諾貝爾文學獎
  • 帶你走進“世界設計之都”丹麥博物館夢幻又現
  • 勞倫斯·阿布·哈姆丹獲得2016年白南準藝術獎
  • 1000萬英鎊英國寶級名畫將拍賣 中國買家被寄厚望
  • 24件中國珍稀文物亮相倫敦
  • 英媒:中國木雕中發現明朝紙幣 估值超30萬元
  • 帶你走進“世界設計之都” 丹麥博物館夢幻又現
  • 在獄中的王爾德:英國瑞丁監獄成為藝術舞臺
  • 名人效應下的藝術品天價拍賣:誰在充當幕后推
  • 哪些藝術家作品將是未來拍賣會主角
  • 讓博物館文化融入城市心靈
  • 眾籌風潮席卷紅木家具行業是利是害
  • 哪些藝術家的作品將是未來拍賣會的主角
  • 博物館搞文創莫太重近利
  • 城市雕塑不是少數人的孤芳自賞
  • 吹牛的書畫家:開宗立派分秒搞定
  • 抽象藝術是中情局背書的一場運動?
  • 文化自信從何而來 ——以中國當代美術為例
  • 鄭工:油畫寫意——風格、形態或精神
  • 薛永年:寫生與新傳統
  • 軍旅·行旅 孫立新油畫展
  • 江蘇名家晉京展:馮健親油畫回顧展
  • 和而不同:傅文俊數繪攝影展
  • “心之騖:王新妹的自然觀”攝影作品展
  • 花開敦煌——常沙娜藝術研究與應用展
  • 走向現代——張立國繪畫藝術回顧展
  • 蕭平書畫作品展將在嶺南畫派紀念館開幕
  • 水墨心境——河南省優秀中青年中國畫學術展將
  • 爐火正紅——王建中藝術作品展
  • 朝圣?敦煌——甘肅畫院美術創作工程:甘肅畫
  • 行者無疆——杜滋齡中國畫作品展
  • 推門境界——郝平版畫作品展
  • 圖文推薦

    微信掃一掃,關注藝述中國
    獲取中國文化藝術精彩內容
    • 軍旅·行旅 孫立新油畫展
    • 江蘇名家晉京展:馮健親油畫回顧展
    • 和而不同:傅文俊數繪攝影展
    • “心之騖:王新妹的自然觀”攝影作品展
    • 花開敦煌——常沙娜藝術研究與應用展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
    • 4
    • 5





    投訴/建議:
    通過E-mail將您的想法和建議發給我們
    稿件投訴:[email protected]
    版權建議:[email protected]
    聯系我們:
    藝述中國熱線:13924039921
    官方客服QQ:351825039
    微信公眾號:ichnart
    Copyright?2016 ichnart.com,All Rights Reserved 藝述中國 | 版權所有 ?? 粵ICP備16023804號-2

    用微信掃一掃

    安全教育培训方式有哪些